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逆天龙尊 第1445章:谁的陷阱(下)

2020/02/15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逆天龙尊 第1445章:谁的陷阱(下)你,你你你三十六妖王气得几乎要喷血,他们曾经对龙龟皇主之殁落,有过各种猜测,都感觉号称斩杀龙龟皇

逆天龙尊 第1445章:谁的陷阱(下)

你,你你你三十六妖王气得几乎要喷血,他们曾经对龙龟皇主之殁落,有过各种猜测,都感觉号称斩杀龙龟皇主的人族神修秦霜,不可能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肯定是施展了某种阴谋诡计,龙龟皇主不察之下,着了秦霜的暗算,这才突然殁落。

当然,这自然是来自他们的推断了,发生在龙龟皇城的神战,除了当事人,外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具体的消息。而战后整个城内民众,要么降服成为秦霜的信徒,要么全被清洗掉,想打听都没有渠道。

诸妖王只能依靠他们的经验,做出符合他们想象常理的判断,在得出龙龟皇主极有可能死于秦霜贼子暗算的这个结论之后,他们本就凶残桀骜之心,更是不服不忿起来,遂结成联盟,想要组成大军,讨伐秦霜当然在讨伐之前,他们需要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为了防止万一,他们还在万妖城内布下各种陷阱,杀阵,目的便是防止万一秦霜一方,派遣强者,突然杀入城内

没想到今天,秦霜亲自降临城内,诸妖刻动了暗算他一把的狠毒心肠,故意激将秦霜进城谈判。

没想到,把秦霜诱入重金从金乌一族,购买到的那座强七阶主宰杀阵,竟然还没有触发开启起来,便骤然遭到莫名力量的破坏,自我爆炸了,不仅炸碎城内的大片建筑,还炸死众多联盟高手,城内将士

这个损失,让诸妖王怒欲狂。

哗啦啦一道虫洞,浮现在秦霜身前,万头凶戾的不灭虫,在钻天鼠的带领下,飞了出来,遁入秦霜的神国大阵深处。

关键时刻,破坏那座高阶神阵的,便是钻天鼠和这股不灭虫群,钻天鼠负责钻出一条不为人知的地下通道,把这股虫群悄无声息的带进去,而虫群裂开坚硬无比的獠牙,刹那便把一处核心阵眼,啃碎啃崩了。

这便是那座高阶神阵,功亏一篑,没有终开启成功,爆发出来的原因。

秦霜敢单刀赴会,闯入万妖城,面对诸妖王,岂能没有准备?他早就在此城,潜伏有不灭虫暗探,对这座城池深处的动静了如指掌。

快,祭出太阳葫芦!吞海王反应快,厉声嘶吼,只听得地下深处,一声狞笑,轰的一声,一座殿堂,被地下一股浩瀚神力,猛地震碎,崩塌下来,咔嚓嚓一片黄金神芒,火山爆发般的从地下一飞冲天。

秦霜一抬头,便看到那是一头潜伏在地底深处,一座地宫的金乌族的元老,显然,刚才就是他在地下,突然开启那座金乌族的高阶杀阵的,没想到功亏一篑,但显然,诸妖王从金乌族手里,并不仅仅购买了一座高阶杀阵,似乎还有杀器要出现。

那头老金乌,一飞出来,大口一张,便从口中,吐出一个岩浆般炽热的宝葫芦,葫盖被他喷了一口气,震飞出去

哗啦那老金乌,把那滚热惊人的葫芦,冲着秦霜狠狠一震,一股焚炼天地,烧崩虚空的混沌真火,便喷薄而出,化作一条火焰长河,疯狂的朝秦霜席卷而起。

所过处,虚空都被焚烧的无法融合,烧出一条漆黑的痕迹来,可见那混沌真火的恐怖威能,该有多么可怕。

主人小心黑暗左使,一看到那混沌真火,便双睛猛地瞪大,露出一股不寒而栗的神色,他的混沌经验何等丰富,一看那火焰光泽,气息古老,便知道是纯粹的混沌真火,这个生命纪元罕见啊,这不用说,是金乌一族,压箱底的大杀器级的神器呀,没想到为了对付秦霜,居然在今天,施展出来了。

而那个太阳葫芦,古色古香,葫口喷溢着混沌气,一看便是一件古老无比的宝物,应该是金乌一族,传承古老久远,不知多少岁月历史的一件混沌古宝。

黑暗左使,一见那混沌真火长河,也毛骨悚然,感到不可抵挡。

秦霜也在甫一看到那混沌火流时,便警惕起来,他就感觉那火流一释放出来,一股古老沧桑的混沌气息,扑面而来,他的眼前,宛如出现那火焰焚灭万物,烧崩无数星辰的恐怖景象

他之所以能感应到那般瘆人的恐怖景象,是因为那股火流,朝着他冲杀而去的,火流深处蕴含的滚滚煞气,自然是他首当其冲,感受的深刻。

此火不可抗!秦霜时间,便发现了这一点,这个时候,黑暗左使的提醒,及时响起,让他立刻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了,一挥手,封印大石球,骤然放大,嗡的一声,便把他和黑暗左使,虫皇,钻天鼠等全部收入其中。

轰隆滔滔混沌真火,淹没那封印大石球,滋啦啦,滋啦啦,大片虚空,都被焚为灰烬,久久无法修补恢复,但那颗封印大石球,宛如坚不可摧的一艘船舰也似,在火流深处,载沉载浮,竟然一丝裂纹都没焚烧出来。

咦?那头老金乌,讶然惊呼了起来,他释放的这股混沌真火,乃是从金乌老祖的遗蜕中,一滴一滴的搜集起来的,平常对敌,释放出去,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天都能烧出一个大窟窿,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居然对那颗看似不起眼的大石球,似乎失去了应该有的焚烧威能,居然奈何不得它?

不会吧,混沌真火,都不管用?吞海王等人,目瞪口呆,桥舌难信,失声惊叫了起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当初他们联络金乌一族,谈判合作,对付秦霜时,金乌一族可是信誓旦旦,号称那座高阶杀阵,就连龙龟皇主,一旦陷进去,都无法活着出来;那个太阳葫芦,一旦催动起来,喷出混沌真火,纵然是通天大主宰被席卷冲击,都抵挡不住而现在,高阶杀阵还没彻底启动触发,便突然自己崩溃太阳葫芦倒是祭出来了,混沌真火也喷出来了,只是这效果,似乎跟金乌一族吹嘘的,截然不同呀。

这一阵一葫芦,诸妖王不知花费了多少巨资,才购买和租借来的,那座高阶杀阵是购买的,而那太阳葫芦,是金乌一族的祖器,多少钱都不可能卖,算是租借给他们,用来对付秦霜的,可是两件给诸妖王增添巨大信心和底气的所谓大杀器,面对秦霜一行人,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气的吞海王等人,在心底快把金乌一族活活咒骂似了。他们都有一种上当受骗,被金乌一族坑了一把的憋屈心理。

这不可能那头老金乌,同样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这没什么不可能的,金乌一族的混沌真火,奈何不了我这件封印球,你们竟敢跟我域叛王,勾结一起,想要危害我,从现在起,你别想走了,你死定了,不过,你的太阳葫芦,混沌真火,这件神器不错,就归我吧!

秦霜的长啸,从大石球深处,清晰的传递出来,轰的一声,他鼓荡神国大阵之力,催动封印大石球,从滚滚火流之中飞射出来,像是一颗璀璨可怕的火焰流星也似,朝着那瞠目结舌的老金乌,轰杀过去。

哼,大言不惭!那头老金乌,修为主宰六重境,狞笑一声,他双手持着那枚太阳葫芦,滚滚神罡,猛地运转,嗡的一声,那枚葫芦,宛如一颗太阳般炽亮起来,滚滚金芒,刺眼眼球,令人不可逼视。

他来不及把释放出的混沌真火收回来,干脆挥舞着那太阳葫芦,朝着那颗飞射而来的大石球,恶狠狠的砸了过去。

要么直接把大石球砸碎,要么把藏在石球内的秦霜等人,活活的震死在球体空间之内。那头老金乌,对这件祖器,相当有信心。

崩!大石球和金葫芦,宛如两颗飞射的流星,对撞在一起,爆出惊天动地的炸音和冲击气流

一方虚空,都被震碎了。

大石球安然无恙,太阳葫芦不碎一丝裂纹,对轰了个势均力敌,唯有那头老金乌,难抗超过承受极限的滚滚震波的冲击,面露绝望之色,张开大嘴,似要惨叫,可是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蓬的一声,他的金乌神体,便被活活的震碎成一蓬血雾了。

太阳葫芦,顿成无主之物,但它有灵,见势不妙,狠狠一颤,嗡隆一声,那股喷薄出去的混沌真火,潮水般的倒飞回来。

它想收回那股混沌真火,逃之夭夭。

哪里走?秦霜催动大石球,狠狠一吸,直接就把大片混沌真火,还有那只岩浆般滚热炽亮的太阳葫芦,一股脑的吞入球内空间,而他则从另一个方向,抢先一步飞遁出去。

拿封印大石球,禁锢那枚太阳葫芦,那条混沌真火,这就等于瓮中捉鳖,笼中关鸟,饶它火威冲天,也难焚烧崩碎大石球,逃遁出来。

同时,也就不怕它惊人的无穷热量了。

秦霜就看到,那太阳葫芦一被封禁住,便鼓荡滚滚真火浪涛,疯狂的冲击那球壁空间,想要烧穿一条生路逃出来。

可是没有用,在这件青龙大帝,亲自炼制的封印球内,饶它火能滔天,威势滚滚,也奈何不了大石球。

秦霜先把大石球收了起来,回头再炼化那枚太阳葫芦,这个时候,镇压诸妖王要紧,顾不得炼化它。

不好诸妖王见秦霜快刀斩乱麻,瞬间解决了那头老金乌,强行封禁了那件神器太阳葫芦,无不看得心惊肉跳,一见秦霜的视线,朝着他们望了过去,一个个失声惊叫了起来

就你们这么点手段,也敢跟我作对?秦霜冷笑一声,身如一道闪电,嗖的便冲到那群妖王身前。

他的右手,直接便抓向额头有个斑斓王字的黑虎王,那黑虎王浑身漆黑神甲,威猛如一尊黑凛凛的大汉,生长着一颗黑虎头,人身,一见秦霜朝他抓来,顿时怒吼,鼓荡体内强黑虎神罡,一声咆哮,便打出他强的一道招数:黑虎挖心,轰的一声,双爪宛如一对儿神爪飞出,恶狠狠挖向秦霜的额头部位,想直接攻击秦霜的要害,迫他退下。

黑虎王不愧桀骜不逊的妖王,他这一招,以攻应攻,根本不防守自身,冒着跟秦霜两败俱伤的风险,要血拼秦霜,为其他妖王,镇压秦霜,奠定基础。

算盘打得挺好,可是他碰到的对手是秦霜。

咔嚓秦霜的手臂,突然变长,黑虎王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便感觉额头一紧,居然被秦霜,变长的右手,一把揪住,一股磅礴神力,轰然爆发,蓬的一声,他的一颗黑虎头颅,当场炸为一蓬齑粉,一颗硕大的黑虎神格,被秦霜刹那吸入掌心,传递给精神大振的黑暗左使炼化吸收去了。

而这个时候,黑虎王的双爪,离秦霜的额头还有数寸之远,还没有触及秦霜的额头皮毛,便送去了一条性命。

毒鸦漫天,毒满苍穹!那头毒鸦王,凶残绝伦,大吼一声,斜刺里冲了上来,双臂一振,从他的双袖深处,便释放出无数的剧毒飞鸦,朝着秦霜便喷出漫天的毒雨,其他妖王吓得慌忙四下退避,都不敢樱其锋。

无孔不入的剧毒,令人忌惮,恐怖,如果没有解药,只要中了毒鸦王的剧毒,片刻之间,就得化成一泡脓水,现场众妖王深知他的底细,谁不害怕?

你的剧毒,没有我的厉害!秦霜微微一笑,一道神念传递出去的同时,他突然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气流

轰!一头头剧毒飞鸦,被那口气流,荡为一片血雨,无数的毒雨,飞射在秦霜的体内

,衣上,瞬间便被一股吸流,吸入体内,那毒鸦王狞笑着,想看秦霜毒发坠落的好戏,可是一息,三息,五息,十息过去了,他那恐怖的剧毒,似乎根本没有起到预期的威力,那秦霜在他面前,背负着双手,含笑望着他,一点剧毒发作的痕迹都没有。

我不信,毒雾蒸腾,万物灭绝毒鸦王疯了似的咆哮着,大袖一挥,滚滚毒气,宛如浓雾般的释放出来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