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月光璞玉奇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一)  玉林本是个弹丸小镇,只有稀稀落落的两万人口,面临玉带河,背靠玉王山。山里和镇上的人,如若去一趟县城都要先过玉带河,然后走上四天的山

(一)  玉林本是个弹丸小镇,只有稀稀落落的两万人口,面临玉带河,背靠玉王山。山里和镇上的人,如若去一趟县城都要先过玉带河,然后走上四天的山路,所以没有特殊事情要办,谁也不愿和自己的双腿较劲。  小镇上住着一户叫张和田的老人,以玉器雕刻打磨为生,老伴死得早,老人一直一个人带着儿子张绿松生活。张绿松打小就聪慧过人,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这也是和田老人骄傲和欣慰的。谁也没想到张绿松竟然是这座大山里走出去的位大学生,这种爆炸性新闻,曾经把这座沉寂的大山足足震撼了一年之久。  若干年后,老人的儿子成了家,留在了省城,还添了个可爱的儿子。和田老人过不惯城里那种只有钢筋水泥的日子,用他的话说,就是接不到地气,无论儿子儿媳如何劝说,仍然坚持留在玉林镇。天有不测风云,儿子,儿媳为国家地矿工作,再次返乡,却在一场山洪中双双遇难,只留下仅仅七岁的孙儿张岫,这无疑第二次震动了所有乡邻。可怜的孩子太小了,生活上无法自理,悲痛欲绝的和田老人只好把的孙儿办了转学,辗转从城里接到了玉林镇,这里虽不及城里生活条件好,好歹祖孙二人可以彼此照应,相依为命。  张岫本就乖巧听话,再加上一双带笑的眉眼,甜甜的小嘴,老师,同学,邻居都很喜欢他,所以,他很快也就融入了这里的生活。张岫天资聪慧,自小受父母影响,小小年纪就对矿石有一定的认识,特别对玉石极为偏爱。寒暑假时,还吵着要和爷爷学习玉雕。他常常一个人把父母采集回来的原石标本,偷偷拿到房间,把玩很久。  老人接张岫时,孩子除了带点衣服,还有一个铁皮箱子。里面都是些沉甸甸的石头。每天放学后,先做完作业,吃过晚饭后就玩自己的宝贝或是看爷爷雕刻玉石,有时候还帮忙打个下手。  学校离家要走两里的山路,老人心疼孙儿,就每天给孩子钱,叫他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又怕他吃不饱,总是会多给一元钱。  快到放学时间了,和田老人放下手里的活,正准备做饭,可远远就听到张岫的喊声:  “爷爷,爷爷……”  老人赶忙迎了上去:“咋了,娃,出啥事了?”  “爷爷,我被选送到县城参加数学和作文竞赛,老师说,要提前一个星期准备,所以明天就出发了”  “哦!这样啊”  老人的眼角流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双长满黄茧的手,不停抚摸着张岫的头,喃喃地说:“我娃真厉害,和你爸一样,都是块读书的好料子……”  话还未说完,泪水就已经流到嘴边,他慌忙把围裙摞起,胡乱擦了把脸,又笑着说:  “爷爷高兴,真的,爷爷高兴啊……”  这来回算一下估计要两个星期左右,时间可不短啊,虽然有老师带着,可老人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毕竟孩子是他活下去的一丝亮光啊!老人一宿没合眼,天没亮就起身给孩子准备路上的食物,还在小书包内侧缝了一个小布代,里面装了二百元钱。  准备好了一切,老人才叫醒张岫,匆匆吃过早饭就送孩子到约好的集中地点去,一路上不停地叮嘱着:  “路上注意安全,听老师的话,到了县城不许瞎跑……”  可张岫呢,自从到了玉林镇,足足两年没出过山,虽然嘴上应着,头也点得像小鸡嘬米似的,但是,那一颗充满梦幻的心早就淌过了玉带河,飞越了玉林山。  本四天路程,他们师生五人三天就抵达了县城,休息一天后就开始竞赛考试。其实也就一天时间,考试就很快结束了,可老师说还不能回去,要等一天后成绩出来,这次他一人带领着四个孩子,也是玉林镇小学次参加县级竞赛,但是对孩子们的表现他显得很有信心,因为路程太远,没有计划再专门来县城一趟询问竞赛结果,只能推迟返回了。  终于到了公布成绩的一天了,清早,李老师就把几个孩子带到路边的早点摊位上,叫了几碗肉丝面,就吩咐李刚说:  “你是年龄的一个,记得照看他们三个,老师到学校问一下情况,马上回来,记得一定不要乱走哦!”李老师也没有顾得上吃饭,一路小跑,匆匆赶往县中心小学。  孩子们都饿了,一双双小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大锅里的面,只有张岫的眼神飘移到了马路对面,那里的地面上,好像摆放着各种石头,他立刻像灵魂出窍似的,脚不听使唤的朝着那个方向移动去。  哇!果然有很多毛石,虽然这里是玉王山山脉,原本就盛产玉石,但这条街上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玉石。还有不少是半成品和成品,满满的摆了一条长街。成品中,从质地和通透感来看,远远胜过爷爷帮别人雕琢的玉类,但是,就玉雕技术而言,和爷爷相比显得逊色不少。张岫的身体从上到下,甚至连每一根毛细血管都感觉到莫名的亲切。平生次看到这么多心肝宝贝,别提有多兴奋了。他一边看一边向前走着,小小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了。  正午时分,太阳暖洋洋的照着,有些摊位的卖家老板,靠着椅背打起盹来。张岫脑海里飘然闪过了早餐时忘记吃的肉丝面,这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他刚想转身离去,突然被一块果盘般大小的毛石吸引了,石身一尺有余,厚度不到六寸,微显椭圆状。虽然石身附着一些不明矿物质和一层晒干快褪皮的青苔,但是就在毛石侧身,有一块指甲大破裂的横截面处发现了一抹深绿,在太阳光的折射下闪着幽幽的光。  好亲切,好熟悉的色泽啊!他清楚的记得爸爸曾让他不止一次看过岫玉,自己的颈项也佩戴了一块岫玉做的蝉,是爷爷为他雕刻的。听爸爸说,岫玉形成于镁质碳酸岩的变质大理石中,多产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大致分为老玉和岫岩碧玉两种。西汉时期中山“靖王墓”所出土的“金缕玉衣”的玉片,便是岫岩碧玉制作而成。因为爸爸比较偏爱岫玉,故而便给儿子取名“张岫”。  张岫向着那块毛石径直走了过去,轻轻蹲下身子,小心的用指尖触摸着那片破裂了的截面。一刹那的清凉后,便有了一丝暖暖的感觉,他依稀记得岫玉的硬度与“铁”和“镁”的含量有关,铁的含量愈大,硬度就愈高,而且传热快,散热也快。他又搬起石头,掂了掂重量。张岫心理默默地念着“这一定是一块的岫岩碧玉”  “叔叔,叔叔……这石头卖吗?”张岫怯生生地问道。  老板扭过头瞟了一眼张岫,厉声说:“不卖,难道我留着回家煲汤呀?去,去,去!小屁孩你瞎起什么哄啊!”  “叔叔,叔叔……”  张岫急促地喊着,又低声问:“这石头多少钱呀?”  这时老板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龟儿子,你以为我这是河边的鹅卵石呢,别打扰我做生意,小心我扇你嘴巴!”  “叔叔,我真的想买,能告诉我它是多少钱吗?”  老板这回没有发飙了,看看这孩子也不像个捣蛋的主,可能真的因为喜欢这石头。就叹了气,和声细语的说道:  “唉!孩子,这是玉石,少也要3000元呢,不是你小孩玩的,你要是真想买,回家叫你家大人来,知道吗?”  “可以便宜点卖给我吗?”  张岫恳求着。  老板愣了一下,又问道:“孩子,你有多少钱?”  “我有……有……200元。”  “哈哈哈哈……”老板笑着说:“孩子,你看你这叔叔都叫了好几回了,我这边还有几块小的,你要是喜欢,就挑一个,不要钱,算叔叔送你的,总行了吧!”  张岫突然涨红了笑脸,低着头说:“我不要这些,就想要那块。”  老板听完猛地转过身来,大声的叫着:“咋的,你扼上我了,你别买石头了,干脆跑我家拆房子得了”。  这时围观的人愈来愈多,张岫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板急了,刚想发飙,这时人群中挤进来一位60岁左右的大叔,把张岫轻轻的拉到身边,看到他书包还背在身上,就亲切地问:“孩子,告诉爷爷你是哪个学校的,现在都到了下午上课时间了,你为何还在这里,是逃学了吧?”  张岫抬起头委屈地说:“我没有逃学,我是玉林镇小学的,是老师带我来县城参加竞赛的。”  “哦……”大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岫。”  只见那位大叔听完后把头突然仰起,长长嘘了一口气,用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大声训斥道:“你知道现在全县中小学都发出了你失踪的公告吗?你知道你的老师找你找得都快发疯了吗?”  哦!这次大家才知道这位原来就是县城中学的校长。张岫听了校长的一席话,吓出了一身冷汗,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看到张岫那怯弱可怜的样子,校长没忍心再责怪了,只是蹲下身来,拉起张岫的小手说:“走,我嘚赶快送你去小学,听说你这次竞赛,作文,数学双连冠,中心小学准备下午颁奖,你却失踪了。”  可是校长的话还未落音,张岫猛然抽回手,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校长以为是自己刚才的严厉吓到了他,就轻声说:“别怕,孩子,你爸爸是叫张绿松吧,他还是我以前的学生呢。”  这时卖石头的老板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哎哟,老校长呀,他哪里肯走呦,他杵在我这,都半天了,就是非要买我的这块毛石……”  校长惊讶地望着张岫,低声问:“是吗?”张岫“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买那石头吗?”  张岫慢慢仰起头,望着眼前这位慈祥的老人,这位爸爸曾经的老师,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说眼泪是的杀伤武器,那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  既然是爸爸的老师,那就一定很了解自己的家庭情况。想到这,张岫一头扑到校长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说:“这块毛石像妈妈的脸,像爸爸的脸,我想爸爸妈妈,我想让爷爷帮我把这块石头一面雕刻爸爸,一面妈妈……唔……唔……”  老校长心疼的抱住张岫,强忍着眼眶快要滑落的泪水,转身走到那老板面前,哽咽着说:“这孩子的爸爸,是我的学生,也是我们县走出的的大学生,为了我们玉王山得到更好地开采和研发,重返家乡,在一次山洪中夫妻二人不幸遇难,这孩子也是太想念父母,才想买下你的石头,雕刻成像,所以,你就便宜些吧,我来买下,送給他……”  听了老校长的话,在场所有围观者都流出了眼泪。  “真是个,又懂得孝道的孩子啊”人们都啧啧赞叹着。  老板低着头,无奈地说:“老校长,你都这样说了,就看着办吧。”  “那就500?”“啊!什么……”老板嘴巴张的像个山洞。  “800,如何?”老板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这时人群中有个响亮的声音  “就1000吧,我买下,送给这孩子,你也吃点亏算做了一件善事。”  老板无奈地抬起脸来,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这位男士约35岁左右,很爽快的付了钱,找来一个袋子,把石头装好,拎到张岫面前,还没等张岫说声谢谢,就转身离去了,好低调,潇洒的姿态哦!此刻张岫感觉这位叔叔真的太帅了嘢!  人群散开了,老校长把装着石头的袋子绑在自行车的一侧,把张岫抱到后座上,向中心小学驶去。  再说李老师,早上匆忙到校,得知“张岫”的作文和数学都是一等奖,“王四”的数学荣获三等奖,而且下午还要召开表彰大会,简直乐疯了,就像风一样飞了回去。  回到早点摊位时,他惊呆了,孩子们正哭成一片,一问,才知道张岫不见了,桌上还放着一碗面。他去学校来回也只有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到底能去哪呢?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就把孩子们送回旅店,又再三叮嘱,谁也不许离开半步,安顿好了他们,自己一个人走出旅店,可是这茫茫人海,他要如何去找,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就像大海捞针一般,时间太短,又构不成失踪案,警察也不能受理。突然,他想到了学校,对,求助学校,他们人多,于是他又以风的速度向学校飞奔,由于情况紧急,他就直接找到了校长处,说明了情况,校长也很着急,立刻通知取消下午的表彰大会,让所有老师和年龄稍大一些的学生,每五人一小组,展开地毯式的寻找,并在醒目处张贴“寻人启事”,同时又打电话向“县中学”求助,希望他们也共同参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却没有任何音讯。从早上到现在,他不停地奔走,没有吃过一口饭,没喝过一滴水,这时像一滩烂泥一样,无力地躺在学校的操场上。  这时忽然有个男同学气喘吁吁地跑到李老师面前,有气无力地说:“他……他……找到了,是中学的校长……送来的……”  “什么?”  李老师噌地跳了起来,直奔教导处。  张岫此刻正坐在办公室,看见李老师来了慌忙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直视。李老师边喘着气边指着张岫厉声地问:“你……到底去哪了……”  谁知还没等李老师说完,张岫就怯生生的走了过来低声地说:“老师,我知道错了,回去后,我自己站黑板,您再罚我扫一个月的教室……要么您打我也行……”  望着张岫,他真的是又恨又怜,无奈的摇了摇头。唉!好歹是有惊无险,时间也不早了,具体原因还是等回去再说吧,李老师替孩子们把奖状领了,礼貌地谢过了县小学和中学的师生,就拉起张岫回旅店了。第二天一大早师生五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共 19199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引发前列腺异位的原因都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