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平凡玄武门之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1、  “据前线战报,突厥骑兵又有进犯,数万大军已经进至乌城一带,形势颇为危急。各位爱卿,可有什么对策?”李渊手拿着战报望着下面的群臣说道。

1、  “据前线战报,突厥骑兵又有进犯,数万大军已经进至乌城一带,形势颇为危急。各位爱卿,可有什么对策?”李渊手拿着战报望着下面的群臣说道。  “陛下,乌城乃是我朝重镇,关系重大,不容有失,微臣建议派一名大将引三万精兵前去增援为好!”裴寂向前一步说道。  “嗯,朕也有此意,不过派谁去为好?”李渊对于裴寂的话点了点头,但是面有疑惑地问道。  “父皇,儿臣愿为父皇分忧!”李世民上前一步说道。  “父皇,儿臣也愿为父皇分忧!”还没等李世民退下,李元吉便说道。  “两位皇儿为朕分忧,朕十分欣慰。但是朕该派你们之间谁去?”李渊面有慰色地说完,又转过头来问李建成,“建成啊,你身为太子,又是世民和吉儿的哥哥,你来说说朕应该派谁去增援?”  李建成向李渊鞠了一躬说道:“禀父皇,我认为元吉较为合适。”  “哦,为什么?”李渊对于李建成的回答有些疑惑。  “禀父皇,我之所以选择元吉,理由有二。,二弟世民多年征战沙场,战功赫赫,为我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谓是鼎立了半壁江山,如此劳苦功高,是该好好休息了。再则四弟元吉对于兵马骑射也有一定的造诣,可以让他试试,这样一下我大唐可再添一员虎将,岂不是很好么?”面对李渊的疑问,李建成不卑不亢地说道。  “嗯,倒是可以。不过吉儿尽管勇猛,但是毕竟没有上过沙场,经验不足。要知道,乌城可是我朝重镇,事关重大,可不容有失!我觉得还是世民合适。”李渊对着李建成说道。  “父皇,这个我有考虑。既然四弟经验不足,可在二弟秦王府中挑选一些能征善战的将领,好辅佐四弟。想必这些将领跟着二弟世民征战多年,经验充足,必然稳妥!”李建成继续说道,并且还向李元吉望了一眼。  李元吉马上会意并且说道:“父皇,我平日里勤练武艺,熟读兵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为父皇分忧,为我大唐分忧!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请父皇恩准!”  “好,吉儿,既然有此宏愿,朕准了你便是。”李渊望着李元吉笑道。  “世民,从你府中挑选一些精兵强将调给吉儿!”又向李世民说道。  “瑾遵父皇谕旨!”李世民想说什么,但是看见李渊坚定的神情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你兄弟三人如此团结,朕深感欣慰!来人,传旨下去,五日后在昆明湖为齐王饯行,太子你且代表朕参加,届时,百官都要到场。”李渊轻抚着自己的龙须说道。  “恭喜皇上,三位皇子如此团结,我大唐必然千秋万载,源远流长!”李渊说完,群臣便大呼起来。  听得群臣的赞扬,李渊哈哈大笑,随之宣布退朝。    2、  李元吉望着自己失望的二哥,心里不由得得意起来。想到昨夜自己与太子的谋划,或许二哥将不久于人世了,心情顿时畅快起来。  正当李元吉得意的时候,正好碰见李世民凌厉的眼光,顿时全身一阵冰冷,快速逃离了议事殿。  而李世民望着迅速逃离的李元吉,心里突然有些不安,好像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他也快步走出了宫殿,去往长孙无忌的府中。  “无忌,你听说了没?乌城有突厥入侵,父皇让四弟元吉统兵增援,还让我在府中挑选一些良将给他。你说该如何是好!”李世民将今天在朝中的事情一一向长孙无忌说道。  “秦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可能是太子那边要动手了!你想,李元吉虽然勇猛,但只是匹夫之勇,明知战场残酷,自然是不会主动请缨的。而这一次居然这么主动,想必是有什么阴谋!据我初步推测,想必是为了借战场的便利,杀掉随他出征的将领,好削弱殿下的力量。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一个人也不好分析,我去叫他们来,晚上我们在秦王府好好商议为好!现在请秦王先回府中,我们随后就到!”长孙无忌焦急地说道。  “如此甚好,那我就先回府了!”秦王听完长孙无忌的分析后说道。    3、  傍晚时分,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秦琼等李世民心腹全部集中在秦王府。  “啥,李元吉那个小子居然要出征打突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就不怕突厥射他!”尉迟敬德大大咧咧地说道。  “敬德,不要再说笑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次李元吉有些异常么?”长孙无忌对大大咧咧的尉迟敬德说道。  “哦,无忌,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想起来了,却是有些不对劲呀!他们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呀?”尉迟敬德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  “这么看来,你也不笨!”长孙无忌说。  正在这时,门外的有人报告说有一名叫王眰前来寻找秦王。  “快请!”李世民从椅子上蹦起来说。  王眰走到李世民的面前,双膝下跪:“殿下,我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  李世民托着王眰的双臂将他扶了起来:“王眰,有话且站起来说便是。”  王眰说道:“启禀秦王,昨晚我无意中得知了太子与齐王的密谋,他们打算借乌城危机齐王统兵之机,利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杀掉尉迟敬德、秦琼等将军,以达到削弱秦王府的力量;同时借五日后在昆明湖为齐王饯行之机,诛杀殿下您,到时候便可以大功告成了!”  “什么,如此狼子野心,看我不削掉他们的脑袋!”还没有等王眰说完,尉迟敬德便大声嚷嚷道。  “敬德,稍安勿躁!待我好好想想对策!”李世民安抚尉迟敬德说道。  “秦王,不要说敬德了,就连我也忍不住了。想我们跟随秦王您,到处东征西战,为大唐打下了这多半壁江山,到头来却落得让皇上猜疑的局面,我们实在痛心。这倒也就罢了,居然连太子也不放过我们,三番四次地想着谋害秦王您,要不是你不胜酒力,上次就被他们用毒酒害死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还不知悔改,妄图致殿下于死地,真是罔顾兄弟之间的情谊!”长孙无忌愤愤说道。  “危机当前,我们需要采用一些军事手段,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夺取权力。”一直默然无语的李靖突然说道。  “对,干他们这些小子,不然把我们当成软柿子捏了!”尉迟敬德响应李靖说道。  “殿下,是该下决心了,不然到时候我们全部被太子剪除,殿下就如同笼中之鸟,再无翻身的机会了!”程咬金严肃地说道。  “各位爱卿,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但是自古骨肉相残必然为后人所耻,即便现在形势危急,我们必须占据仁义的角度,待他们行动之后我们再一举消灭,不是很好么?不然我也会落像杨广那样的骂名呀!”李世民面对各位将领的建议,深思熟虑地说道。  “殿下,既然你有这个准备就好。但是后发制人太过危险了,万一不慎,我们将粉身碎骨呀!”长孙无忌忧虑地说道。  “倘若秦王下不了决定,我今晚便离开长安,即使是落草为寇,也比束手待毙地好。只是以后再也不能够跟随殿下驰骋沙场了!”说完,便有向外走的趋势。  程咬金一把抓住尉迟敬德的手,说:“敬德,现在正是殿下危急的时候,你怎么能够这样一走了之了,岂不愧对殿下的知遇之恩?”  “敬德呀,不要说你了,就连我也想落草为寇了,这样还能多活几日。”长孙无忌说道。  “还有我们平时蓄养的八百将士已经进宫,在战斗位置做好了准备,只等殿下一声令下了!”被程咬金拉住的尉迟敬德转过头望着李世民说道。  “什么,已经进宫了。”李世民听得尉迟敬德的话,再次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又坐了下去,摆了摆手说道:“也罢,既然箭已经在弦上了,就不得不发了。”  “殿下如此想,我们便放下心了!”长孙无忌松了一口气说道。  “自古征战之前必先卜的一卦,以知凶吉。不妨我们为这次举事占卜,预知前事,可好?”李世民说道。  “占卜也好,这样也能让那些摇摆的将士安心!”长孙无忌赞同道。  这时从门外进来的张公谨在明白李世民的用意后说道:“事到如今,既然我们已经发动军事行为,想必我们凭借我们秦王府的精兵强将,必然能够取得胜利,为什么还要占卜呢,岂不是多此一举?”  对于张公谨的提议,其他人均表示赞同,没有异议。但是为了万无一失,他们还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一致认定:首先,控制玄武门,伏击太子和齐王,是诛杀他们,以绝后患;倘若玄武门失利,便进宫控制皇帝,以皇帝之威震慑天下;要是还是失败,便退守洛阳,以守代攻,想必凭着秦王府的力量,必然能够与朝廷两分天下。  “计划是确定了,那么确定在什么时候起事为好呀?”长孙无忌问道。  “那就在后天黎明吧,我们一同举事,共襄大业!”李世民望着东边的无极殿说道。  “好的,夜已经深了,我们先告退了,秦王也早些休息吧!”待李世民说完,长孙无忌建议道。  李世民摆了摆手说:“也好,各位也累了一天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嗯嗯,殿下,那我们就先告退了!”在座众人纷纷起身并向李世民告退。    4、  待众人离去之后,李世民打开了房间的窗户,看着不甚圆满的月亮,回忆起自己与几位兄弟在一起玩耍的场景,那时三弟元霸尚在。自己兄弟四人一起练武,一起在母亲的督促下读兵书,读汉赋,闲暇的时候他们也会偷偷溜到街上,用自己的压岁钱买着自己喜欢的食物和玩具。尽管很多时候都会被母亲抓住,罚跪在院子里,但是他们还是乐此不彼地偷着出去玩。有时间,他也在怀疑当初是不是应该劝父亲起兵,以至于兄弟之间越来越淡漠,甚至相互残害。那次被大哥施以毒酒,自己几乎都吐血了,但是更痛的是自己的心,那里在滴着血,生疼生疼的!想着想着,李世民的眼里居然布上了一层水雾,他眯着眼睛,在心里暗下决心:“为了不让跟随自己的将领和谋士被大哥和四弟残害,自己只能骨肉相残了,望父皇不要责怪我!”  突然李世民看见天空中一道太白金星划过,甚是美丽。但是李世民突然想到这种异象在他决定起事的时候出现,必有深意。  “咦,太白金星居然落在西方,不正是我秦王府府所在的方向么,怕是又要招人陷害了吧!我要尽快想好应对之策,以便为起事做好准备!”李世民心想道。  “来人,速速通知长孙无忌,让他时刻做好准备,不得有误!”李世民大声喝道。  “是。”屋外的人回答道。  果然不出李世民所料,次日清晨便被李渊传唤到了他的宫殿里。  “你可听说了昨晚的太白经天的事?”李渊拿着一个折子问道。  “禀父皇,我昨日有些累,便早早安歇了,今日刚一起床便受到父皇传唤,所以儿臣未曾得知,请父皇明示!”李世民面不改色地说道。  “是么?那你看看这个吧!”说着就让身边的太监将手中的折子交给了李世民。  当李世民看到折子时,心里十分紧张,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但是他看见“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时,折子便从手中滑落到了地上,他猛然跪下说:“父皇,这是他们想让我死呀,望父皇且不可相信呀。”极力表现着自己的忠心。  “是么?”李渊不满地说道。  李世民立马哭诉道:“父皇,我自从晋阳起兵开始,我便发誓为父皇阵前的马前卒,带领我大唐精兵四处征战,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大哥害怕我因为军功显赫而夺取他的太子之位,才设下这个计策,以此污蔑我,还望父皇明察!他们这样知我于死地,怕是给王世充和窦建德等人报仇呀,还望父皇明察秋毫呀!”  “难道你真的没有取代太子的想法?”面对李世民哭诉,李渊毕竟有些心软了。  李世民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水,发誓说:“我对于太子之位绝无二心,那是大哥想多了。想必大哥这么急于除掉我,怕我告知父皇一个重大的秘密!”  “重大的秘密?”李渊愣了一下。  “大哥和四弟曾在后宫中夜宿!”李世民颤巍巍地说道。  “什么,逆子!”李渊大怒地拍着自己的桌子说道。“你有什么证据么?”  “父皇,你想大哥敢做这样的事,怎么会留下把柄呢?但是为了一正后宫淫秽之气,我愿与大哥当面对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李世民赶紧说道。  “嗯,那也好,今天有要事与裴监相商,朕这就传旨给太子和齐王,待明日你们在朕的御座前当面对质,如果有不实之处,朕将严惩不贷!”说完,挥了挥手示意李世民退下。  李世民走出了李渊的宫殿,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但是嘴角明显有了少许弧度,并且向着长孙无忌的府邸走去。    5、  “四弟,刚刚张婕妤告诉我说,李世民向父皇告发我们淫乱后宫,而父皇也相信了,这可怎么办?想必父皇明日必然叫我们御前对质。”李建成慌张地跑到李元吉的府邸说道。  “大哥,莫急,想必父皇只是有些怀疑,也不会相信的。父皇知道后宫制度森严,必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只是有些疑惑罢了。况且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只需待他日我们当面向父皇澄清自己就行了。”李元吉看着慌张的李建成心中不屑地说道。  “也对呀,我也是急糊涂了,想必父皇也不会相信!”说完,李建成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四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呀?”李建成继续问道。 共 74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带你看附睾炎的预防措施有什么
黑龙江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倾心5

下一页:远山1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