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达斡尔猎人和雪狼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一)  他是达斡尔猎人第十八代孙,自定居后已连续五年,始终一个独自在鲜卑山下打猎的年过六旬的老人(对达斡尔族的人来说,年过六旬已经是高寿了

(一)  他是达斡尔猎人第十八代孙,自定居后已连续五年,始终一个独自在鲜卑山下打猎的年过六旬的老人(对达斡尔族的人来说,年过六旬已经是高寿了)。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条条皱纹记载着六十多年来艰辛的历程;下颚上的花白胡须和那在森林中狩猎磨练的不同常人的眼睛,显示出达斡尔民族的刚毅、纯朴和不服输的性格,而那双干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手,根根筋纹紧绷着使不完的力量。  “吉亚,”汉族义子对他说,“我又有可以和你一起打猎了。我阿查近打到了三头哈热额特肯,十二只额特日肯哈拉格和三个很大的额特日肯驱勒其能卖很多钱。”  老人教会了这个义子打猎的很多方法和下套的技巧,这个孩子就像老人亲生的一样对待他。  “不,”吉亚老人说道,“你阿查是个很有运气的莫日根,跟他在一起,用我教你的各种方法,你们还会获得更多姑热斯的!”  “但是,你没有忘记你是多长时间没有打到姑热斯了吧!可我和你在一起时,你能够猎到想猎到的姑热斯。我是想把我的幸运带给你。”  “我怎么会忘记呢!”吉亚老人说,“你的心意我理解,我会有好运的。”  “当时,是阿查让我回去的,他也缺帮手。”  “这我知道,”吉亚老人说,“这是人之常情。”  “在阿查的身边我没有太大的信心。”  “是呀,”吉亚老人说,“你在我身边有,对吧!”  “对,”孩子说,“我请你去咱们达斡尔人的鄂贺饭店喝点阿热给,再把打猎的用具都拿回来,好好准备准备。”  “那敢情好了,”吉亚老人说,“那里喝阿热给的都是打猎的人吗!”  他们俩来到了鄂贺饭店,为了图平安,猎人出猎前都到这个饭店来喝酒,孩子不自觉地数着:“乃克、呼于儿、寡勒波……”很多猎人在讲述怎样猎获猎物的过程。猎户不是天天都能猎到猎物的,这里当天猎到猎物的猎民,把自己猎到的猎物摆放在身边的脚旁,灰鼠子和灰鼠子放在一起,头朝着一个方向,齐刷刷地好像在耀武扬威一样地展示着猎获的成果。打到大猎物的猎民,则是两个人抬着贺热爱额嘎格或是哈热额特肯,汗流满面带着酒味笑着离开了。也有在饭店门前就把雪兔剥了皮后,把雪白的兔皮塞上草挑在杆子上,显示自己的成果的……  (二)  西北风一刮,猎物气味便被风的气流送到了吉亚老人肺中,刺激老人的猎获神经。  “吉亚。”孩子喊着义父。他喜欢这样喊他,为的是给他带来幸运。  “哎。”吉亚老人应道。眼睛空荡荡的,似在回忆陈年旧事。  “我给你准备点饭菜,明天拿着用?”  “不必了。你去玩吧,我还可以。进山奥拉贝时拿的与奥拉贝无关的越少越好。”  “我很想再和你一起出猎。和你在一起,我的心里就有无尽的激动。”  “你请我来饭店,”吉亚老人说,“就证明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次带我出猎,是几年前的事?”  “五年了吧,我记得那时你才十岁,当时,被套住的雪兔还没有勒死,你看见在雪地上乱蹦的白色绒球,就兴奋地扑上去,可是,虽然雪兔被套子套着,你还是费了将近十多分钟的时间才把它抓到手里。哈哈……当时的那股劲头,谁看了也不认为你才十岁呀!”  “我记得雪兔带着你拴的木棒到处乱窜,我也猫腰随着它在树棵子里钻来钻去,当我逮到它时,我的衣服、脸和手也被树毛子刮得不成样子。”  “你今天还没忘记那件事?这可是你次获得的猎物。”  “是的,这是次,我不会忘记的!”  吉亚老人用那两只经常在雪地上跟踪猎物蹄印的眼睛微笑地看着他。  “假如你真是我的孩子,我一定领你钻进树林去体验狩猎的经验,”吉亚老人说,“但是,你不是。你是你自己的阿查、额沃的孩子。”  “你还需要点什么?狩猎的用具和食品都准备齐了吗?”  “吃的东西我还有不少,夹子和套子也已经准备齐整了。”  “让我再给你准备点狍肉干吧!”  “就一块。”吉亚老人知道,孩子明白他说的话的真实度,孩子一定说拿就拿的。  “多点吧。”孩子诚恳地说,“省得在野外没有吃的挨饿。”  “那就拿两块吧,”吉亚老人答应道,“要和你的阿查、额沃说,不要偷着拿。”  “不是偷,他们看不见就行。”孩子诡秘地笑着说,“是我自己套的。”  “多谢!”吉亚老人说。老人就像这个孩子一样那么天真,和孩子在一起他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代。  “看这风,向东南不停地吹,天上的乌云一会儿就会被吹没,明天又是个好天。”吉亚老人说  “你准备到哪里去?是下套还是遛套?”孩子关心地问。  “去很远的地方,就是那次我带你去的那片山崴子(山岭和山岭之间的开阔地)。明天三白(启明星)出来我就准备走。”  “我也准备建议阿查去你的山崴子附近,”孩子眨了眨眼睛说,“等你的猎物打多了,我好过来帮忙。”  “你阿查不会答应你去那么远地方的。”  “是的。”孩子脸上表现出几分遗憾的神色说。  “你阿查不会的,他知道那是我的领地,他很守猎人规矩的。”  “嗯,他是这样的人。”  “我的想法是与众不同的。”  “你如今还能独自一人猎杀贺热额嘎格或哈热额特肯吗?”  “我相信自己能够。因为我有很多对付它们的办法。”  “古斯克呢?”  “对付古斯克要有聪明的智慧,还要有绝招。”  “哈哈……”  “哈哈……”  “我们还是回到你那里去吧,”孩子用眼睛征询老人的意见,“然后我好回家给你拿肉干。”  他们收拾好打猎的夹子和所有用具。吉亚老人将夹子捆绑在一起,用绳子拴牢扛在肩上,孩子拿着里面放着兔套和狍套以及没有来得及做成套子的铁丝和钢丝的帆布褡裢。  他们沿着运材路一同走到老人的茅草屋前,从半开着的门进去。老人将肩膀上的夹子放到了外屋的西北角,孩子将看不出颜色的帆布褡裢也放到了老人的夹子旁边。屋里有一张被林区人称为的“波浪床”的通铺,一张大树墩子桌子,几个小树墩凳子和靠窗子的看不出颜色的铝锅及碗和盘子,还有几张破旧的报纸。  (三)  “还想吃点什么东西吗?”孩子问。  “有兔肉炖的面片。你来点儿吗?”  “不。我回家吃,额沃在家给我留着呢。用我帮你熏一熏屋子(在炉灶点火暖和屋子)吗?”  “不。等会儿我自己点火熏一熏就行。我饿的时候再吃,这也是我的习惯了。”  “用我把外面的狍肉拿进屋里吗?”  “完全可以。”  其实,外面没有什么狍肉,以前储存的所有的狍肉,老人都已经卖了。可是,这就是老人和孩子每天为了多说几句而编的彼此心知肚明的话。也没有什么兔肉炖的面片,孩子心里是知道的。  “七十是个幸运的数字,”吉亚老人说,“你想不想看到我猎获到一头六七百斤的哈热额特肯或是凶狠的塔姆恩噶格?”  “嘿嘿……。”孩子笑着说,“我回去给你拿狍肉干。你自己坐在太阳下晒一晒吧,现在的阳光还是很暖和的。”  “很好。你去吧,不要让你额沃生气。我自己也趁这个机会看一看报纸,这张昨天的报纸说今年的雪很大。真的是这样,我们捕猎就容易多了。”  孩子不知道昨天的报纸和报纸内容是老人的美好想象——他知道老人不认识几个字。老人真的拿起那几张报纸。  “这是比你大几岁的敖寅看我喜欢读报给我的。”吉亚老人解释说。  “我也知道你很喜欢报纸。”孩子故意省略了“读”字,他知道老人很想让别人理解他是有文化的达斡尔人,“我回来后,你给我讲讲报纸上的消息。”  “消息一定会有的,保准让你感到欣喜。”  “天气开始变凉了,不要受到风寒,巴日森阿查。”孩子说。  “就要到打猎的好季节了,”吉亚老人说,“每年的冬天冷的季节,任何一个猎人都不会让人失望的。这你知道。”  “我去取狍子肉干了。”孩子说着打开门快步地走向了远方。  (四)  当孩子回来时,看见吉亚老人已经睡着了。熟睡的吉亚老人,像个可爱的孩子似地,低垂着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对生活充满渴望和幸福的微笑。报纸垂吊在老人的左手上,一只鞋已经掉到了地上,光着的脚板彰显了他坚定的信念。  孩子看见老人熟睡的样子,转身又离开了,当他再次回来时,老人还在熟睡。  “醒醒,巴日森阿查。”孩子边说边把一只手放在老人的肩膀上轻轻地推着。老人在孩子的推动中睁开了眼睛,楞楞地看了孩子几秒钟。接着就笑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什么好事情要告诉我?”吉亚老人问。  “晚饭。我给你带回来晚饭了。”孩子说,“你趁热吃了吧。”  “我还没感觉饿。刚才在梦中已经吃了两个鲜灵灵的狍腿了,”吉亚老人笑着说,“我自己打的。”  “哈哈……”孩子笑了,“还是吃点吧!你刚才吃的是梦饭,不能顶饱的。”  “我经常晚上不吃饭的,”吉亚老人笑着对孩子说,“只要梦中吃饱了,一般情况下我就不再吃了。”  老人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把报纸也折叠几下放在了所谓的床上。  “还是把熊皮披在身上吧,这样暖和些,”孩子说,“从今以后,只要我在,你就不能只吃梦中的饭了。不要没打到猎物就不吃饭,不把身体养好,打到哈热额特肯或是凶狠的塔姆恩噶格你能对付得了吗!”  听到孩子关爱的话语,吉亚老人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不要只顾我,你也要保重身体,你现在可是正长身体的时候,”吉亚老人说,“来,我们一起吃吧!”  “我给你拿来的是猪肉糊,”孩子说着把肉糊递给了老人,“这是你喜欢吃的。”  待老人接过碗后,孩子快速地跑到了外边,又快速地跑了回来,递给了老人两根苕条。  “你还记得我吃饭的时候喜欢用苕条当筷子?”吉亚老人说。  “记得,这怎么能忘呢!”孩子不无感激地说,“你教给我的,我都牢牢地记着。”  “谢谢!你记得我交给你的一切,”吉亚老人说,“我就没白喜欢你。”  “不能这么说,”孩子看着吃的很香的老人说,“你是也我的巴日森阿查,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好处呢!”  “明年春天,我晒的肉干——无论是狍子肉、鹿肉、还是熊肉、兔肉的,你都可以像自己家里的一样随便吃。我还让你吃到我腌制的鲜辣肉。保管你有口福享。”  “我会的。那一定是世上美的食物!”  “很好。我还会让你牢记一生——这种美味的食物!”老人自豪地看着孩子说,“也让你的阿查、额沃尝尝。毕竟我得感谢他们给我带到人间这么个的孩子!”  “对了,我还得给他们带上几瓶像样的烈酒。”吉亚老人向往着春天地到来。  “是那种方瓶的高度酒,”孩子补充说,“他们喜欢喝高度的”。  “你想得太周全了,”吉亚老人说,“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我说过,我已吃饱了,”孩子看着老人说,“还是你自己趁没凉透吃了吧。”  “你带来的肉糊真的很好吃,”老人脸上露出幸福的光彩。  “消息没什么。的戏剧也不算什么,”老人心情有些激动,好像要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我喜欢的还是我们的萨满教神调。”  “嗯,神调确实很好听,”孩子付应说,“听的是‘请白那查’。”  “好的,”吉亚老人说,“吃过饭我给你唱一段‘请白那查’。”  “好,”孩子高兴地说,“我喜欢听你唱的‘请白那查’了。”  说着话,老人三下两下就把肉糊碗喝了个底朝上,放下碗后的老人,打了两个饱嗝,哈哈笑着重新坐了下来。  “每个猎人进山打猎的时候,都要先敬白那查,请白那查保佑我们达斡尔猎人平安顺利的打到猎物,”老人的目光好像回到了久远的过去,“敬白那查的时候,必须唱‘请白那查’神调。”  “嗯,小时候,我就偷偷地听过‘请神调’,”孩子说,“你开始唱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五)  吉亚老人好像真的已经身穿神衣,头戴神帽,左手持鼓,右手拿槌,也像萨满一样盘腿坐在西北角的“塔了兰”的专门位置上。双眼半睁半闭,打几个哈欠后,身子也哆嗦了几下,手好像开始击鼓,嘴里发出击鼓的声音,然后站起身,嘴里边发出击鼓的声音,手边做击鼓的动作,边跳跃,边吟唱,音调极其深沉。  “天门地门雅戈呀全打开,  敬神供神雅戈呀请神来。  平平安安雅戈呀没落灾,  天神地神雅戈呀不理睬。    但愿神仙祝福我雅戈耶,  祝福我们身体安全雅戈耶,  我们的猎物丰收雅戈耶,  我会献上美的给你雅戈耶。”  ……  孩子也十分庄重地听着吉亚老人的歌声,好像真正地在请白那查的现场。  吉亚老人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满脸皱纹微笑地看着孩子说:“怎么样?我们不应该私自做什么事,什么事都归白那查管理。白那查是我们达斡尔猎人的保护神。” 共 29778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病治疗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