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离乡4

2019/07/13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泪潸的眸瞳被你击中,一片这里的黄土漾开一圈圈晶莹的涟漪走了,把门前那截越来越矮小的土墙模糊喝下一碗地窖黄浊的无根水,带上一条枯涸的厉河春

泪潸的眸瞳被你击中,一片这里的黄土漾开一圈圈晶莹的涟漪走了,把门前那截越来越矮小的土墙模糊喝下一碗地窖黄浊的无根水,带上一条枯涸的厉河

春天,西来的风刮起的黄土,折了门前大树干死掉的枝头整夜被盖住,又拂开沉睡许久的土地,铧开,落下,又给闭合探头的麦苗,抱着她的小虫听着她吮吸和拔节的声音长个夏天,东来的风浪起了热腾,焉掉门前大树枝头冒出的新绿整日被拥抱,又跑开秋天,乱窜的风欢跳,不时撕扯掉门前大树枝头老掉色的叶日夜被捧起,抛下,后来簇成一团,一垄冬天,北来的风嘶嚎,“咯吱”,门前大树上的干枝砸上路人的身出了家门口的小道,一深一浅的雪窝在“咯吱”相伴下映在宽十几尺的白纱上

红红的灯笼摇曳在风中,她似乎害羞,尴尬的蹩足不知把脚踩在那里贴在旧木门上的欢联翘起了边缘拎着沉重的行囊,一缕阳光穿过门前的大树被割成了千丝扶着门前的矮墙,狗窝的黑虎盯着我,天冷就连它也不愿意腾开那窝温存

文/阿三

男性睾丸扭转须要做手术吗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美人吟4

下一页:笑佛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