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宋江兩副嘴臉是舊官員的真實寫照

2019/06/06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宋江两副嘴脸是旧官员的真实写照宋江的外号比梁山其他头领要多,正宗的是“呼保义”,其他的有“及时雨”、“孝义黑三郎”等。在具体说到宋江的时

  宋江两副嘴脸是旧官员的真实写照

  宋江的外号比梁山其他头领要多,正宗的是“呼保义”,其他的有“及时雨”、“孝义黑三郎”等。在具体说到宋江的时候,大致离不开“忠孝仁义”等项。不过,看看宋江的行事,却和这些词语所包含的内容相去甚远。比如说这“忠”,宋江身为官吏,却私放晁盖,难

  宋江的外號比梁山其他頭領要多,正宗的是“呼保義”,其他的有“及時雨”、“孝義黑三郎”等。在具體說到宋江的時候,大致離不開“忠孝仁義”等項。不過,看看宋江的行事,卻和這些詞語所包含的內容相去甚遠。比如說這“忠”,宋江身為官吏,卻私放晁蓋,難道宋江的忠,僅僅只是限于口頭上說一句皇上“至圣至明”,就不包括遵守“國家法度”嗎?所以,作者也認為這事情做得有點兒過,于是說“押司縱賊罪難逃”。封建時代家庭以傳宗接代為大孝,所以有“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之說,宋江已為官吏,尚未娶妻,買得一個“煙花女人”,既不給她名分(那怕是妾),也不愿和她多在一起,這后代問題也就無從談起了。這樣的人還能稱得上是孝嗎?宋江行軍,動輒是“秋毫無犯”,看起來是仁義之人統帥著一支仁義之師,可是他不是屠村(青州城子、扈家莊),就是滅門(黃文炳家),還兼帶著挖出人心吃肉,真不知道仁義何在?為什么會有宋江這種性格上的分裂?原因在于,這是作者思想認識上的矛盾錯位,也是舊時官員真實情況的反映。就好像對他的斷語一樣,我們剛剛認識了一個“刀筆敢欺蕭相國”的宋江,轉眼作者又給我們介紹了一個“空持刀筆稱文吏,羞說當年漢相蕭”的宋江。而宋江所為,正是舊時官員真實情況的反映。宋江的家財,明顯超出他的合法收入宋江有個外號叫“及時雨”,是說他仗義疏財,救濟窮人扶人之困像下了一場及時雨一樣。宋江撒錢,除了“賣湯藥的王公”、落難的閻婆母女這些下層人員之外,還有武松、李逵這些后來梁山上的好漢,更有朱仝、雷橫、張文遠這些鄆城縣衙里的同僚官吏。宋江坐牢,管理監獄的人不是拿他當罪犯,而更像是待他如貴賓,不用說,這也是因為撒錢才使得“鬼推磨”。這當中有一個問題,宋江的這些錢是那里來的?假如說是當押司所得,那么,朱仝、雷橫、張文遠還需要得他的好處嗎?假如朱仝、雷橫和他的收入差不多,這兩人還可以到晁蓋等人那里打秋風,這應該反過來給宋江好處才對。另一個渠道就是家里的土地收入。宋江已經被出籍,這個家庭的收入不應該再有他的份兒。一個已經當官的人再回家花老爹的錢,這還能是孝嗎?這些都暫時放在一邊。連家里的錢都算作是宋江的錢,宋江會有這么多錢嗎?柴進是先朝皇帝“嫡派子孫”,祖上讓位有功,有兩處大莊園,土地不知要比宋江多多少,這個宋江比不得。晁蓋家里有莊院,身為保正,管著周邊村子收租子,自己可以撈點兒好處,花錢也沒有宋江大方。晁蓋也是鄆城縣人,一個鄆城縣像晁蓋這樣的保正還會有幾個?梁山泊占了鄆城縣方圓八百里,留給宋家的土地還會有多少?史進家也有莊園,因為沾上了少華山強盜,只好離開家,出去幾個月就成了窮光蛋,只得去當斷道截路的強盜。宋江打過兩回官司,到了江州仍然是花錢如“下雨”,絕對不是有莊院的晁蓋、史進可比。宋江私放晁蓋,晁蓋上梁山后派劉唐給他送金子,宋江因此染上官司。宋江讓朱仝給他花錢,《水滸傳》所有惹上官司的人都要花錢;梁山泊除了頭領,還有更多的小嘍羅,這些小嘍羅大多應該是鄆城人,這些人家誰能惹不上官司?打官司就要花錢,這就好比守著一座金山,將這些事項聯系起來,宋江的收入來自何處,不是已經很明白了嗎?!封建社會形容官員有一句話,“千里做官只為錢”,可是,他們所得到的錢,難道僅僅是那點兒俸祿嗎?民間說他們是,“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試想,那個朝代會有這般高的俸祿?所以,宋江的這般謀財,在那個時代并不是個例,也不影響他成為一個“好官”。官員好壞的區別在于,是人家甘愿送的還是他伸手要的。再進一步說,就是收了錢有沒有給人家辦事!李逵母親死了,不妨礙宋江大笑慶賀宋江上山后,回家搬取老爹再一次得救,來到山上,晁蓋設宴慶賀。公孫勝觸景生情,提出來要回家看望老母,這惹起了李逵的念母思緒,提出來要回家搬取老娘上山。本來,晁蓋是已經同意了的,還提出派幾個人和他一道去。可是,宋江卻橫加阻攔,層層設障,逼的李逵只好撇下大斧,只身回家。孤身一人的李逵只能是背著老娘走沂嶺,當放下老娘取水時,老娘命喪虎口。梁山泊有一個朱貴,這個人開著一個酒店,專門為梁山泊打探情報,迎送上山下山人員,身份還沒有暴露。李逵和朱貴是老鄉,假如宋江不讓李逵下山,派朱貴接李逵娘上山,這事情是有的成的。可是,宋江先是說沒有人會和李逵一道去,后來派了朱貴前去,給他的任務也只是打探消息,沒有幫助他接娘一說。這些也都罷了,畢竟,人都有個想不周全的時候。可是,當李逵回到梁山,“拜了宋江”,訴說“取娘至沂嶺,被虎吃了,因此殺了四虎”一事后,宋江笑著說:“被你殺了四個猛虎,今日山寨里又添得兩個活虎,正宜作慶。”真不知道宋江怎么能夠笑得出來?人家死了娘,他到底要慶賀啥?宋江次準備上梁山,半路上接到老爹死去的假書信,宋江捶胸大哭,自罵“不孝逆子”,“畜生何異”!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人家死了娘,他卻有心思笑!梁山泊不是都是生死弟兄、過命兄弟嗎?難道他宋江的爹是父母,李逵的娘就不是父母嗎?封建社會以忠孝要求官員,當父母亡故的時候,這個官員要回家為父母守靈三年,期滿后再回來履職,這叫丁憂。但是,官員的職位是有限的,等丁憂回來,還能不能有職位空缺等著你?官員要升遷,也需要有職位空缺才可實現,所以,他人丁憂,是某些人升遷的好機會,假如因為他人父母亡故的原因得到了升遷,這對某些人來說不是可喜可賀的事情嗎?!綠林好漢不需要丁憂,但李逵救過宋江的命,又是梁山上很重要的將領,假如李逵娘上山,宋江是不是要給他和自己的老爹差不多的待遇?讓老虎吃了,省下了一大筆開支,真的應該借機會笑一笑!宋江“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緊”,卻干一些保媒拉纖,走妓女門子的事情宋江因為“是個好漢,只愛學使槍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緊”,這造成了他既沒有正妻,也不愿意靠近花錢買來的“煙花女子”閻婆惜。從骨子里來說,在宋江心里,根本就沒有女人的位置。為了拉秦明入伙,宋江讓人扮作秦明模樣,將青州城外的一個“數百人家”的村子“燒做白地”。果然,青州知府慕容彥達將秦明的妻子殺了。秦明這兒恨得咬牙切齒,宋江卻輕描淡寫地說:“總管息怒,既然沒了夫人,不妨,小人自當與總管做媒。”人家死了正妻,他那兒卻是沒事兒似的。打下清風寨,宋江給秦明做媒,娶了花榮的妹子。在梁山泊的女將當中,一丈青扈三娘武藝,而且沒有結婚。在《水滸傳》當中,除了武大郎,就要數王英矮了,他的外號就叫做 “矮腳虎”。到王英出場時,武大郎已經死了,所以,這王英應該上升到矮人了。在冷兵器時代,一個人身強力壯打仗存活的幾率大,升遷當將軍的機會就多,因此,高大會被視作是一種美。反之,矮小就會被視作丑陋。就是這樣一個武藝高強的美女和一個矮的“好漢”卻成為了夫妻,這個就是宋江的“杰作”!為了讓這樁婚姻“合理”,宋江讓扈三娘認他爹為干爹,這樣,扈三娘就不能違背“父母之命”,只能認命和這個丑的男人結婚。不管這些婚姻是不是幸福,這個把女人視作無物的宋江干這些保媒拉纖的事情,總讓人覺得不是一個首領好漢應該干的事情。事情遠不是到此為止,為了實現早日招安,宋江竟然進了一個妓女李師師的家。宋江到李師師家,豪擲百金,只為求得她在皇上面前一言。這倒罷了,為了招安嘛!可是再看他在李師師面前的表現,開始一口一個“花魁娘子”,見她就如“登天”,完全是一副奴才相,不就是因為這個女人是皇帝的專用“婊子”嗎?等到喝了酒,宋江“揎拳裸袖,點點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來”,又完全是一個標準的嫖客。舊時官員,他們要求婦女“三從四德”,守一而終,再婚,被男人所休,都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過。自己卻可以尋花問柳,狎娼招妓。可到了女人面前,又會是浪聲丑態,酒后無狀,還要一起整出一個什么花魁、“狀元”出來。真不知道他們的心理會陰暗到什么程度!宋江對于高俅,背地里大罵不止,見面了卻是匍匐在地為了尋求朝廷招安,宋江反復和眾兄弟們說,皇帝是“至圣至明”的,問題是出在那四個奸臣身上,是他們閉塞圣聽,阻塞言路,蒙蔽皇上,才使得這天下不清明。這四個奸臣是誰呢?書中有答案,那就是蔡京、童貫、楊戩和高俅。尤其是這個高俅,他不但蒙蔽皇上,提拔親信,處處和梁山泊為敵,還親自設計陷害林沖,依仗手中的權利打擊報復王進,收了楊志的好處卻不給人辦事兒,可謂是壞到了家。宋江是怎樣看待這個人的呢?呼延灼被宋江俘獲,宋江勸他投降時涉及到高俅,宋江說的是,“……高太尉那廝,是個心地匾窄之徒,忘人大恩,記人小過”;高俅征剿梁山泊那會兒,他造了大小三百余只“海鰍船”,打算直搗山寨。梁山泊在濟州城里土地廟前寫了一首詩,上面寫道:“幫閑得志一高俅,漫領三軍水上游。”直接罵高俅是個幫閑小人。不管這詩是不是宋江寫的,以梁山泊的名義所寫,必須得到宋江的同意才行。高俅被梁山俘獲上山后,答應了宋江替他在皇上面前說好話,宋江放了他。可是,宋江緊接著卻對眾人說:“我看高俅此去,未見真實。”高俅被捉拿上山,宋江是怎樣表現的呢?宋江大設筵宴,“會集大小頭領,都來與高太尉相見。各施禮畢,宋江持盞敬杯,吳用、公孫勝執瓶捧案,盧俊義等侍立相待。”話是怎么說的呢?“萬望太尉慈憫,救拔深陷之人,得瞻天日,刻骨銘心,誓圖死報。”第二天,宋江再設宴席給高俅壓驚,高俅提出來要走,宋江說:“某等淹留大貴人在此……”高俅說,只要宋江肯放他回去,他一定在天子面前保奏,前來招安。宋江聽了,馬上“叩首拜謝”。當高俅提出來要留下人質的時候,宋江說“太尉乃大貴人之言,焉肯失信?”人前人后,完全是兩幅不同的嘴臉。這就是一幅舊時代官員的畫像圖。楊國忠、李林甫、蔡京這些所謂的大奸臣,并不是后代的人給他們下的結論,而是當時的人這樣認為,后世人認可。但是,這些人的“門生”、“晚輩”遍天下,為什么?就是這些人離他們遠的時候會罵,只要靠近了就會表現出另一副嘴臉——把奸臣當做貴人。試想,有幾個“把持朝政”的奸臣不是“貴人”?在一個大奸臣面前,又有幾個官員能夠像林沖、楊志一樣“怒目而視”?!宋江反貪官,自己卻是一個貪官制造者梁山好漢們在宋江的領導下,狠反貪官,只要這個人是個貪官,差不多都會死在好漢們刀下,如:劉高、黃文炳、高廉、賀太守、慕容彥達、張團練、張都監之流。除非這個人職位很高,宋江撼動不了或者不能撼動,如:蔡九、高俅等人。但是,宋江所作所為,卻在時時“制造”著貪官。宋江殺了閻婆惜,惹上了官司,打算和兄弟宋清出逃,臨走前對老爹說,“父親可使人暗暗地送些金銀去與朱仝,央他上下使用”。到了江州牢房,宋江不用人說,馬上給了差撥、管營及“營里管事的人”銀子,如果說,這些是為了免受皮肉之苦的話,宋江完全超出了林沖和武松的標準——雙倍。在華州,宋江為了救魯智深、史進,劫持了宿太尉和他的進香儀仗,成功后,宋江將這些東西還了回去。順便,宋江“教取一盤金銀相送太尉;隨從人等,不分高低,都與了金銀”。為了見到李師師,宋江讓燕青一次性送上“黃金一百兩”,真是夠大方的。高俅成了梁山泊俘虜,宋江也要送禮。“高太尉定要下山,宋江等相留不住,再設筵宴送行,抬出金銀彩緞之類,約數千金,專送太尉,為折席之禮;眾節度使以下,另有饋贈”。這是俘虜的待遇,假如不在梁山,而是在軍中,宋江會送多少?!對已經被“認定”的貪官送禮也就罷了,對所謂的好官如張叔夜、宿太尉等人宋江也送禮,而且還不止一次。更有甚者,宋江還給國家送禮。招安成功后,宋江把庫府內的金銀財物分為三份,一份賞賜眾人,一份“為上國進奉”,還有一份用來 “大買市”。

  (:收获)

月经量多注意什么事项有助于快速缓解
女性经期不准的原因
气血虚会痛经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