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军警心剑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一)仗义相救    翻过了许多座大山,又涉过了许多条大河,范怨书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如此不停地向前走,向前走,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不想停下。

(一)仗义相救    翻过了许多座大山,又涉过了许多条大河,范怨书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如此不停地向前走,向前走,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不想停下。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明明是一个如此喜欢安静的人,可是,此时的他,却不想停下自己的脚步。他知道,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他的心里,空落落的,没有搁任何的东西。  他记不得自己已经有多少天没有正正经经地吃过东西了,饿了摘些野果子,渴了掬起清清的河水。奇怪的是他似乎不太觉得饿,即使有时感到腹内饥焰中烧,一想起围棋,便入了神,也就暂时忘记了饥饿。  他也记不得自己已经有多少天没有碰到一个人了,往近处看,片片梧桐叶落,向人报告秋已来临;往远处看,暮云衰草连天远,一江烟雨替人愁。此时,天边的一只孤鸿哀鸣了几声,真是“可怜无处不关情”啊,范怨书的心中又升起了一片惆怅。  突然,听到前面树林中传来了一阵骚动,范怨书毕竟是个少年人,心中好奇,便寻声而去,却看见,前面有一群人正在围攻一个青年男子,地上躺着一个少女,像是失去了知觉。那群人不断向那青年发起进攻,似乎是要攻击那个躺着的少女,而那个青年呢,似在保护少女。范怨书看到这里,心中犹豫:我该不该管这闲事呢,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啊。  这时,那青年男子一边打,一边说:“哼,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连一个受伤昏迷的姑娘的东西都要抢,行同狗彘。”  那群人中为首的道:“好小子,我看是你自己看上了那姑娘脖子上的小剑,想占为己有吧。”  青年男子道:“一派胡言,我黄中仙难道是这种人吗?”  为首的又道:“黄中仙?你是广州芝仙斋的黄中仙吗?”  黄中仙冷笑道:“怎么,听到我的名字害怕了吧。”  “什么?我害怕?”那人狂笑道:“我是想,你也算是个有名望的人,怎么也要抢这东西。不过转念一想,你是个医者,自然比谁都知道这把小剑有多珍贵。哼!”  听到这里,范怨书心想:不管怎样,这黄中仙想要救那姑娘总是真的,我应当帮他一把,想罢,便扯了一嗓子:“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说完便冲了进去。一交上手,范怨书才发现自己虽然围棋下得不错,可是,这武功可实在是不行,他自己照着拳谱胡乱练的招数,在这些人面前,如同老牛拉破车一般,非但一点没有杀伤力,反而还似乎是给那男青年添乱了。不一会儿,他只觉得自己身上挨了几拳,又中了几腿,生疼生疼的。可是,虽然如此,他却丝毫没有退缩,只顾胡乱出拳、踢腿。  就在双方胶着之时,不知哪里飞来几块石头,打中了那几个大汉的膝盖,他们一下子全都跪了下来。黄中仙一看,高兴了,道:“我四叔来了。”  “黄师古?”众人一片骚乱,不再恋战,一个个夹起尾巴逃走了,黄中仙趁机在跑得慢的人屁股上补了一脚。而范怨书呢,早就蹲下身去探视那少女的伤势了。  黄中仙走到范怨书身后,说:“这位兄弟,谢谢你啊。”  范怨书忙摆手道:“没什么,举手之……”话没说完,他只觉得自己背心中了一掌,一阵疼痛,哇地一口鲜血喷出,溅在少女身上。黄中仙趁机一把揪下少女脖子上挂的那把小剑,逃之夭夭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范怨书绝没有想到,这个表面见义勇为的黄中仙居然真的如那帮人所说,也是居心不良,而且其行径较之明争明抢更为可恶。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范怨书心中暗自埋怨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  “你这个小畜生,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给我站住。”这时,一个黄衣黄裤的中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范怨书的身边了,他正对着黄中仙远去的背影大叫呢。黄中仙却根本不理睬那男子的呼唤,一个劲儿地往前跑,转眼就没了踪影。  那中年男子不是旁人,正是黄中仙的叔叔黄师古。他回过头来,看了范怨书一眼,不觉十分讶异,他知道,自己侄子这掌十分霸道,可是这少年却只是受了点轻伤,虽然吐了一口血,可是并无大碍,看来这少年的内力不弱啊,这与他的武功是如此不相称。不过,他没作过多的停留,只是看一眼而已,便一阵风似地消失,追他的侄子去了。  范怨书的视线却始终停留在那受伤的少女身上,他取出自己的手帕,轻轻地为她包扎伤口,那少女只是被划破了手腕,却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不醒。只见她肌肤赛雪,微闭双眼,仿佛是沉睡的仙女。  过了良久,那少女终于渐渐苏醒。她的眼睛微微睁开,首先看到的是范怨书那渗血的嘴角,她是个冰雪聪明的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低声道:“谢谢。”又是一句谢谢,与黄中仙的那句不同,这次的这句“谢谢”,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了。  “对不起,那什么,喔,小剑,被别人抢去了,我没能够追回来。”范怨书有些歉疚地说。  那少女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脖子,脸上现出一种如死灰般的颜色,要知道,她是需要这把剑续命的,没有它,她很快会死的。可是,旋即,她又淡淡的一笑,说了一句:“没关系,没了就没了吧。”说着,就木木地站起身来,慢慢向前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范怨书突然问道:“你叫什么?”那少女似乎没听见。  “要是我再看见那把剑,就把它抢来还给你。”  那少女身子一震,迟疑了一下,回过身去,道:“丢了的东西,就永远都丢了,回不来的。”转回身去,刚要挪步,复又回头补充道:“我叫忍右,你呢?”  “我?我叫范怨书。”  少女听罢,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又向前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范怨书目送着忍右消失在视野里。忍右,一个多么有趣的名字啊,说实话,这真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范怨书觉得,她的名字应该更有诗意才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就像一支含苞待放的新荷,虽非至美,但却是清丽脱俗。一时间,范怨书仿佛觉得她并不是这一时空的人。也许,她真的并不属于这里。她不在这里,她在那里,她在明月的微光里,她在清晨的露华里,她在纯洁的诗心里。虽然她的脸上写着孤寂,可是范怨书知道,那并不是因为她生性冷漠,而是因为,在这个世上难逢知己。  在这一刻,范怨书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不再是空落落的了,那个叫忍右的少女,已经永远都住进了他的心里。    (二)误收小剑    虽然心中不再空落落的了,可是,范怨书知道,自己依然还是停不下来,因为,接下来,他要走遍千山万水,去为忍右找回那柄小剑。一路上走走停停,从北走到南,他四处打听着消息,这一天,来到了一个江南的小镇。  江南的风光,和漠北自然是不一样的,一路上柳上轻烟,花梢微雨,风柔日薄,杏花帘幕。范怨书远远地看到河边柳下停泊着一只孤独的渡船,唉,纵使只是暂时的归宿,那渡船也有地方可停,可自己呢,何处才是自己停泊的港湾啊。柳下系舟犹未稳,心中却生出许多新愁。  无情的就是这江头的柳树了,长条折尽又出了新绿;可恨的是那东风吹碧草,恼人春色无端又上枝头。望望远处的天涯芳草路,目送征鸿在天边飞翔。真是“断云残日,家乡何处,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范怨书满怀伤感,继续前进。  进了镇上,一切却突然有了转机,闻听城中有一家顶有名的酒楼,名叫师古酒楼,店主本是个药师,叫黄师古。黄门个个都是才俊,堪比古时八龙,不知为什么黄师古这医学奇才,却于二十年前退出杏林,开了这家师古酒楼。  范怨书心想:这个黄师古如果就是那日见到的黄师古,那说不定可以通过他找到黄中仙,给忍右姑娘夺回小剑,不管是不是,去试一下总没有坏处的。想罢,便打听了师古酒楼的所在,寻去了。  来到师古酒楼,只见门口贴着一副对联,写的是“壶中倒尽千秋事,盏里倾出万古愁”,倒也风雅。走进大门,面前就是黄木竹梯,古色古香,他便信步上了楼,忽见二楼的账房柜台前围着一群人,不知在看些什么,便也挤上去凑热闹。  一中年男子朗声对一青年男子道:“你不务正业,丢尽了黄门的脸面,现在,又取走那女子项上的小剑。”说着指了指青年男子脖子上一把银光灿灿一寸多长的小剑,道:“你叫那姑娘怎么活?你明知道这是她救命的东西,生为医者,救死扶伤是本分,你非但见死不救,还当起了强盗,怎么对得起芝仙斋这个招牌。将来,看你有何面目见你那九泉之下的爹爹——黄炳堂。他人称‘二十八亩田’,这名号他是当之无愧的,二十八亩田,加起来就是一个黄字,只有他才当得起这个雅号。他一生堂堂正正,可是你呢,那年轻人好心帮你,你却一掌打伤他,唉,你……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青年面色铁青,转身便走。  “慢,把剑留下,那不是你的。”  青年回转身来,冷冷地说道:“四叔,你想独占,讲一声就行了,何必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训我。你武功高强,我打不过你,这小剑,我给你就是了。”说罢,佯装要摘自己脖子上的剑,却突然出手,一只飞镖向黄师古的面门飞去,与此同时,身子一翻,就向窗外跃去。  众人一片惊呼,范怨书不由得想要闭上眼睛,距离如此近,料这黄师古绝难躲避,可是,没有想到,那黄师古却是早有防备,只见他冷冷一笑,弹出手指,竟然向着飞镖迎去,众人都以为他是想接住那飞镖,可是,没有想到,他却只是用食指和中指,在飞镖上一弹。  那飞镖嗖的一声,改变了方向,竟然向着黄中仙飞去,黄中仙微微侧头,飞镖擦过他的脖子飞了过去,转瞬间,黄中仙已经跳出窗外,不见了踪影。众人正自叹息的时候,却发现,窗口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窗框挂住了,闪闪发光。黄师古探手出去,将那东西摘了下来,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原来是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剑。众人这才知道,黄师古这一招,并非真的想要他侄儿的命,只是想割断绳子,留下小剑而已。  黄师古回过头来,对着众人抱拳拱手道:“诸位,诸位,对不住,请大家继续用饭吧。今日,我每一桌都奉送一坛上等的女儿红,算是赔罪了。还望各位见谅。”众人纷纷散去。  范怨书早就认出他们就是那日遇见的黄氏叔侄,他想上前向黄师古讨要小剑,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正在局促之时,黄师古也认出了他,便道:“小兄弟,那日真是对不住,来来来,我做东,算是向你赔罪。”  范怨书忙道:“黄先生言重了。”  两人坐了下来,这么长日子了,范怨书终于吃到了一顿“饭”,酒足饭饱,他思忖再三,还是开口道:“黄先生,我有个毛病,就是爱刨根问底,不知您是否介意……”  黄师古道:“你一定是想问有关小剑的事。其实,关于这小剑,我也不知道该怎样使用,只知道这是我们神医门的宝物,据说将它佩戴在身上,如受伤的话可以自愈。本门的掌门,将它赠给了有缘人,就是你所见到的这位忍右姑娘。”  “如此神奇?”范怨书点头,心下终于明白那日忍右身上为什么看不到什么大的伤口了。  “范怨书兄弟,你我有缘,不如就把这小剑作为见面礼,你我交个朋友如何?”不知道为什么,黄师古突然站起身来,将手中的小剑,递给了范怨书。  范怨书先是一愣,旋即笑道:“结交是可以,可这剑是别人的东西,我不能要。”  “我送给你,不就是你的了。”黄师古道。  范怨书笑了,笑得很天真,道:“也不是您的东西,您无权相送。既然那个姑娘是有缘人,那么自然应该是那个姑娘的东西了。”  黄师古哈哈大笑,道:“说得好。唉,小兄弟,请勿见怪,其实我刚才是试探你的为人。因为事务繁忙,我不常出门,而且,那忍右行踪不定,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她,所以,我其实是想拜托你,要是看见她,就把剑还给她,好吗?”  范怨书听罢,欣然双手接过,道:“当然好。其实,我也答应了忍右,如果找到小剑,就拿去还给她。刚才也正迟疑,不知道这事情该如何向您开口呢。可是,黄先生为何如此信任我呢?”说到这里,范怨书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感到似乎有一股暖流从指尖导入,和自己原本的内力融合在一起,沿着奇经八脉游走全身,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心下十分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  黄师古道:“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和我那个不争气的侄子一比,小兄弟你的为人,我还是信任的。”  范怨书拱手道:“谢谢你的信任,我一定不辱使命,找到那姑娘。”  离开了师古酒楼,范怨书却犯愁了,他只知那少女的名字,却不知道她住在哪里,现如今虽然找回了小剑,可人海茫茫,又到哪儿去找那失主呢。他一边想着,一边顺手把小剑挂在脖子上,又塞在衣服里面,贴身收藏。    (三)少林风云    怎么办呢?只能继续向前走喽。范怨书摇头叹息,他是个属马的,难道,还真的就要像一匹马一样,奔走一生吗?正想着呢,突然看见前面有三五成群的江湖人,一个个生得膀大腰圆,器宇轩昂,腰间挂着宝兵刃,他们正说着少林寺的比武大会呢。 共 1586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尿道口偶尔有刺痛感是怎么回事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专业云南有哪些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颖河岸边冬水秀

下一页:红豆情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