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文字野田毅和向井敏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庆信息港

导读

一    1937年10月,中国军队和日本侵略者在上海打了三个月的大战,那就是淞沪会战。中国军队失败,并往南京败退而来。日军16师团,它的师

一    1937年10月,中国军队和日本侵略者在上海打了三个月的大战,那就是淞沪会战。中国军队失败,并往南京败退而来。日军16师团,它的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带领全体日本鬼子朝南京扑来。十多天后,有野田和向井的日军部队到达了杭州城外山野的一个村子。  日军16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和在同一联队的少尉军官野田毅看到了眼前一个较大的村子。  两人分别下令  自己队伍,野狼般朝村子包围过去,要把这个村子的一百多个中国乡民一个不漏地抓住。  “野田君,这次一定不要放过一个支那人?”宽脸的长得有些“温和”的向井队长说。  “我希望你也是。”野田毅说。  “别说了。先抓住支那人,要快!”向井道。两人或看到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一种杀性萌动,如看见猎物的狼,两眼带有嗜血的野性。  两人带着部下,跑进了冷清清的、在中国大地上,日军横踏毫无阻挡的到一处那一处就遭殃的情势下,到了一些关着门的村民房门前。  此时,向井队长面对眼前关上的门,他知道里面有中国村民。这个见到中国军人、中国乡民那种嗜血成性的人面兽心的日军官,就说:  “把门砸开。”  “嗨!”  几个矮肥的、粗野的鬼子马上就上前,横蛮举起步枪枪托对着关得紧紧的带有土灰的黄门狠力而砸,砸得门发抖!  过了一会,门被砸开了,被打烂的门往里洞开。一个一脸皱纹、而神情紧张、脸白害怕的大娘看到日本鬼子就吓得发抖!  野田非常恼火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开门?”  大娘听了翻译,就回答:“我害怕!”  “你们进去搜。”野田说。  然后,野田自己也进去,几个鬼子到房里,就大搜起来,站在外面能听到房里发出打烂坛坛罐罐的惊人的声响。  不一会,几个鬼子跑了出来。  “没有人。”  向井也出来,没有搜到别的人而不甘心。  目光精怪、性情狡猾的野田就把他目光往房子旁边的一堆发干的包谷叶的破土墙看了一下,就喊道:“搜!”  然后,几个鬼子立刻有了灵感,好像刚才没有搜过这里,而被一下启示了似的,就端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刺刀,走到一堆包谷杆前,用刺刀朝里面刺,或拔,马上就听到了躲在里面的人的叫声。  野田听到了,就知道里面躲了人,这是躲不过他凶眼睛的。他立刻喊道:“把支那人拉出来!”  然后,几个鬼子非常横蛮地把包谷干拨开,把四五个可能是匆匆被藏在里面的中青年男人,还有一个媳妇一个姑娘如拖几个绵羊都拉出来。  顿时,野田有了非常得意的笑容,把他们抓起来。  这时,在村里,还有许多的男男女女们被鬼子在自家里、一个不少地搜出来,日本鬼子凶横地吆喝着,走过大娘的门口。  “把他们押走!”  野田胜利般地喊道。  他在心里冷笑: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想逃过我皇军的眼睛,哼,这一切是徒劳的!我要让这些下贱的支那人一个不剩地死掉。还有,我要亲自处理他们。  想到这里。这个狂热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已经决定这样干了。他有一种嗜好和想法:他到中国来征战,就是来杀光自己的对手,连一般中国人,他不会放过,他要以武士的胜利把自己在战争中受得惊吓和痛苦全部发泄到中国人的身上,他非常清楚现在是日本军队的强盛时期,可以随意地杀掉中国人。虽说军人不能杀掉贫民,他照杀不误。他知道:过了这个时期,自己就不能在战争中,享受杀死中国军人的快感了,他觉得连那些贫民的支那人也不应该放过。  他不久,到了位于村东的一个大地坝上,看到从村里搜出来的一百多个男女老少站在场边,像一群牲口呆在那里。他们身后,这面是一片低矮破旧的草房夹几间瓦房的背景,往东是出村的一条土路,再往远处被高出地平线上的山挡住。在这大群的村民前面,有各十二个村里的青壮男人被反绑着双手站在那里。野田几步如一只狼迈上去。他想道:就这样杀了他们,太容易!简单了!少了些什么?”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满足于这样就杀人方式一一一砍头。  想到这里,他看到了在那边站着和几个部下聊的向井敏明。就喊道:  “向井君!”喊完,野田他走过去。  “野田君,你好久杀支那人?”  原先是说让每一个鬼子都砍杀一个男人,挨个强奸女人。在一边的鬼子热切地等着。  “我想杀呀,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少了什么?”向井好奇问。  “就一下把支那人杀了,太没有兴趣了!”  “你想做什么?”  “这样,我俩来打一个堵。”野田说。他想来一点别出心裁的杀人方式。一张看是仁厚的温和的脸,隐藏着一颗人面兽心。  向井一下来了兴趣。他问:“岳西。我就喜欢比赛。这是多么的令人舒适!“他想一下,马上涌出一个主意,“我建议:我们堵一瓶葡萄酒。”  “什么都行呀!”  两个顿时兴致浓厚,把全部心思集中在拿中国村民杀了作一个必要的比赛方式,把自己的在中国战场上的劳苦全部发泄在中国人的身上。  “谁要是先砍完21个支那人,谁就。”  “哟西。”  过了五分钟,在场地上两个鬼子军官各站在两排男村民的两头。  突然,有一个作为裁判的鬼子一声喊:“开始!”  两个日本军官立刻高举武士刀,朝侧跟前的一个个非常惶惶不安的男人的后颈急急砍下去,砍完了又砍,结果一数:野田先砍完了二十一个;向井后砍完了二十一个。  非常不服气的向井喊道:”这次,你了。我们还要继续比赛,要砍到100多个支那人才算赢。”  “不急。等攻下支那首都南京,我们再进行第二轮竞赛。”  “哟西。”   ……    二    1937年12月10日到12月12日黄昏,经过三天与日本鬼子的大战后,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国军被下令撤退。第二天,就说12月13日,日本鬼子轻易地占领了南京城。在全世界历史上,极度凶残、极度卑劣无耻、极度丧尽人性良知的日本鬼子对南京人民,以及对滞留在城里的大量伤残的国军官兵进行了凶恶的大屠杀。我们将在反映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的长篇小说《江城》,进行描写。  “野田君,我们在十多天前的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了我,令我当时无地自容。我们必须继续比赛,怎么样?”向井君走过来,对站在有些日本军人跟前,刚好有十二个中国军人战俘侧边的野田毅大声说。非常的不服气!。他要继续拿中国战俘的血来提取  他永不服输的性子。  “哟西。我俩的比赛还没有完。今天有这么多的支那军人供我们比赛,我们这一次要定输赢!”野田翘起他光如发亮的、一副得意洋洋的方团脸,两眼一翻,高扬起他一只白净的手,无比豪迈地说。  “哟西。我们开始吧!”向井极为果断地喊道。他那砍杀中国人的野性腾地蹿到他脑顶,把他一个非常有兴致、如鸡冠子红扑扑的方团脸一高扬,就等不得了如尿胀慌了从心里翻起砍杀中国军人的瘾来。个跪在他侧身地上的中国战俘显得神情阴郁,脸色惶惑绝望的模样。向井看到了如看到十二个等着宰杀的鸡鸭,他很想把这个军人的肚皮刺爆,把和他一起的国军战俘的肠子拖出来下酒。  两个日本军官都把军帽、肚皮上的皮带脱了,就穿一件白衬衣,仿佛要大干一场!  两人分别对各有20个的中国军人战俘,还有多个等着第二轮被处死的中国战俘的砍杀比赛已经到位,并且都充满了“坚定的必胜”信心!  野田还在他光滑的团脸上,那看起来粗硬而极度凶坏的额头上,绑了一块有小红圈的白布;向井没有。他还是穿着白衬衣,一副信誓旦旦地要赢下自己对手的习性,眨了眨他两只溜圆的看起来温和而心子很歹毒的眼睛。  看着野田高傲的脸要朝自己发出挑战的野性。向井说:“野田君,咱们开始竞赛吧。”  “哟西,你等不得了!”野田看到对方要蠢蠢欲动了,仿佛要招拿下他问。  “那当然。杀支那军人我要把他们杀光,我只有在杀时,才感到自己以往受得伤和痛,才能在更多的支那人身上报复回来,才感到浑身快乐和无限享受!”向井向他抒发心声。  “难道我不是吗?一想到那些帝国出色的勇士死在支那军人的战场,嗯,我就心里不舒服。记得我的战友田村君、丹波君死在支那军人手里,我就发誓一定要跟他们报仇。他俩是为天皇的大东亚圣战献身的,他们不能白死!”野田说。  “哎,想起田村和丹波君,在去年我们打败了支那军人,他俩分别在战场上打死了支那军人,在处理战俘时,两个人抢先把我面前的七八个支那军人砍头了,使我没有过上砍杀支那军人的瘾,啊,这太过分了!太不安逸!”  “可惜今年在淞沪战斗中,两人为天皇玉碎了。”  “那样也好,没有人和你抢砍杀支那军人了。”  “别说了,我俩还是赶快投入到砍杀支那人的竞赛中。”野田干脆打断向井的废话,他早就急不可耐地,心痒痒地要砍杀中国军人战俘的头了,并把两只如狼嗜血成性的眼睛瞪着跪在自己侧跟前两排25个中国军人战俘,如尿胀慌了,要大干了!  长得方团脸的向井好像才感到自己话多了。他感到野田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过杀死中国战俘的瘾了。他想道:我不能落后。趁现在起,尽情发挥自己勇武精神,痛斩支那军人,并尽情享受砍杀支那人的豪情欢乐!  然后,两个像毒蛇的日本军官,分别再走近一步两排跪着的战俘侧后些。  两人开始双手紧握着闪着锋利寒光的战刀慢慢地举起。  此刻,跪在地上的个国军战俘侧看到野田走到他侧身边,又看到他慢慢地举起刀,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十分的怕!尽管他在不久前和战士们打死了日本鬼子,尽管他们刚要撤离原来的战壕,被鬼子拦住,全部军人被抓,他还是不想死。  看到野田在自己侧身边,慢慢地举起武士刀,这个国军战士  眼睛极度而无奈地瞪大了,他只能被日本鬼子杀死了。  野田看见跪在地上的中国军人绝望的侧脸,心里情不自禁出现了豪迈感,他顿时拥有一种快乐砍杀中国军人的满足感,这种感觉在去南京的路程中的一个农村,他砍杀那里村民已经经历过,那是多么的快感!是那样愉快、开心呀!  他举起砍刀,就即刻朝这个中国战俘的后颈砍下去,顿时,看到:中国军人的头脱出,往前面急飞出去落在地上,同时,一股血如井喷飞溅,被砍掉的中国战俘的头在脏得地上滚几转才不动了。  顿时,野田砍杀中国军人的瘾大发,就像鸦片烟瘾。  他俩都有一种像砍西瓜的感觉,简直太惬意了!太安逸了!野田想道:一定要马上一口气,把过去的八个支那军人的头砍下来,暖暖身,还没有出汗水呢。  他挥刀急砍,好像在割麦子。这时,他看到向井不停地砍下中国战俘的头:几乎是一刀一个,好像把案板上萝卜头一排削掉。他马上想道:自己不能落后了。不能输跟他,我一定要赢下葡萄酒。想到这里,野田就加紧砍杀,就害怕自己落在后面。  向井一口气如砍木桩般,像一只跳蚤,斜砍横劈,如一条矮脚虫极力舞跳着肥鼓鼓的身躯把接下来二十四个中的23个中国军战俘人的脑袋全砍下来。  该第24个国军战俘。他是一个28岁的国军排长。他在和其他同伴低着脸时,特别是他斜眼看到:向井把一个个跪在其身旁边的中国军人的头砍下,那带血的头在一股鲜血一飞溅,就猛一弹出,一接触地,就像皮球急滚急转;同时,这个中国军人的身子就扑倒地上,那被砍掉的鲜红颈子的创面就沾着地上土灰的情景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无生的希望了!  在他处于这样的沮丧心绪时,仅一分钟不到,轮到他被砍死时,这时,向井到了他的侧面停下。向井一下涌有一个奇想一一一先把这个国军排长的肚皮刺暴,再把他头砍下来。  “小次郎!吉村君!帮我把这个支那军人的衣服脱了。”  “哟西!”  这国军排长不知道日本鬼子要把他干什么,他没有看到鬼子(向井)要把他头砍下来,正疑惑不安!  这时,两个鬼子上来,强行把国军排长的军服脱了,光着他健壮的上半身。  看到他光滑而强健的肚皮。向井一股带野性的冲动充满了全身。他两眼瞪圆,气息呼哧呼哧的,如一只凶悍野狼,顿时两眼血红,张开大嘴,嘴皮往他鼻子上翻,要朝自己猎物攻击。  “抓稳他!”  “嗨。”  两鬼子把中国排长的胳臂抓稳。向井突然快上前几步,双手紧握锋利而令人胆颤的武士刀,直接一挺刺,刺刀就刺进了国军排长的肚皮里,随即,这国军排长一声惨叫。  在这样的惨叫声里,向井马上把在国军排长肚皮里的武士刀转动,紧接着是国军排长的剧烈叫喊“啊一一”。他看到国军排长因肚皮里的剧痛痛得他眼珠爆出,脸顿时扭曲得发白。顿时,向井有一种快感如热水到达其全身心。他(向井)想道:太安逸了!嗯,这是不够的,还没有完的。想到这里,他把嘴巴张开,猛一使力,张开得嘴簇拥成一个半圆;他把国军排长肚皮里的刀口朝下,随即猛往下一拉,刀就向下划到这个国军排长的小肚皮,把他的军裤划烂、迸开,一下,能看到赤裸着身子的国军排长。在极度惨痛的叫喊中。向井把刀在他的小肚皮里转了一圈,把国军排长小肚皮里面的肠子如绳索般绞缠在刀上,马上,趁热打铁般,往外狠力拖出。顿时,四五根白花花的肠子破肚而出,带着血水出国军排长的小肚皮,又是一声巨烈惨痛难忍的惨叫。 共 74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科学食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地区看癫痫疾病的费用是多少
标签

友情链接